雕塑在靈魂里復活 繪畫流淌在生命的血液里

——專訪陜西雕塑家、畫家王戰英

賈峰 侯嘉萌 張凱乘   2019-06-30 11:23    大美陜西網    人氣 ·     

“我喜歡被藝術浪費”,王戰英說。

王戰英老師不善言談,和雕塑一樣安安靜靜,但是有靈魂,所以他的雕塑活靈活現,他愛畫畫,它的畫里有很強的雕塑感,雕塑里也有畫。

王戰英老師也能喝白酒,說著段子,講著笑話,喝著白酒,談笑風生,說話聲音不大,幽默風趣,尤其是和他喜歡的朋友在一起時候。很多時候雕塑就在他心里,畫在他的未來里。

見過王戰英的人,都會被他沉穩內斂,五官立體而深邃,身上帶著雕塑的金石之氣,言行間透露著匠人所特有的不卑不亢的印象而記憶深刻。他不以藝術家自居,因為他說學無止境,藝海無涯,他喜歡癡迷,沉醉、享受在藝術里,永遠葆有一顆赤子心。

1989年王戰英考入四川美術學院雕塑系,他欣喜于世上竟有專門畫畫的學校。學雕塑并不容易,他憑借藝術上的天賦和陜西人艱苦奮斗,自強不息,克服繁復的課程。本科畢業后,無論在哪里,做什么,都未曾放棄藝術理想。

創作是藝術的源泉 讓繪畫有鮮活的生命力

一件成功的作品,它是有血有肉,具有生命力的。為了完成一件一件成功的作品,它是有血有肉,具有生命力的。為了完成一件好的作品構思,王戰英把自己關在畫室里,翻閱資料,任憑思緒縱馬馳騁,獲取靈感和啟迪。在一年的時間里,創作了中國畫人物作品《追憶》,《鑄魂》等,獻禮建國68周年。

《追憶》這幅作品展現了新一代青年徜徉在中華民族歷史長河中體會厚重的中華文化,體會如今的美好生活都是先輩們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要銘記歷史,矢志不渝。作品承載了厚重的歷史,背景融入了老寶雞那條曾經車如流水馬如龍的舊街——馬道巷、工廠下班潮中騎自行車回家的車隊,在艱苦卓絕的抗戰年代,革命戰士在抗日救國的旗幟下,用生命和激情譜寫的壯麗篇章。現代化的景象讓人們欣喜城市的滄桑巨變,橫亙在馬道巷上空的鐵路,在王戰英眼里有著太多說不完的故事,將對遙遠時光的追憶寄托在故鄉的生活之中,在這種寄托中找回自我、找回過往、找回寧靜、找到自信、自強的歸宿。這幅作品將雕塑藝術與繪畫藝術互相交匯,讓人沉浸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洗滌靈魂,鑄造魂魄。

王戰英酷愛鐘馗,他畫的鐘馗,鐵面虬鬢,一身浩然正氣,剛直不阿,一種威武之氣躍然紙上。“一身紅袍血染成,手持利劍斬妖魔”。他的人物國畫,來源于他扎實的素描功底。他的作品既有傳統人物畫之風韻,又不失民間藝術之淳樸,神威逼人,活靈活現。

雕塑在他生活中 也活在靈魂里

1992年,王戰英為寶雞著名景區釣魚臺雕塑姜太公大型石雕,他雕塑的姜太公石雕昂首闊挺胸,身著道袍,后背文卷,長須飄胸,躊躕滿志,一幅仙風道骨,濟世救民的政治家、軍事家的威武形象惟妙惟肖,令人嘆為觀止!

為了還原栩栩如生的姜太公石像,王戰英夜不能寐,飯食無味,并數易其稿,被人說他癡迷中毒可他認為,只要給雕塑賦予生命力,他的靈魂就會給人啟迪,讓人有種浩然正氣,滌蕩于胸,油然生出一份敬佩,這種作品便會長久于世,價值無法衡量。

憑著對藝術的執著,王戰英先后受邀為新疆石河子市文化主題廣場創作軍墾文化雕刻;為烏蘭察布集寧區創作城市雕塑鳳凰;為寶雞市鳳翔縣東湖南廣場雕塑蘇東坡石像等,他將中華民族團結、和諧、奮斗的精神溶于雕塑,將雕塑刻畫的栩栩如生,時代性表現的淋漓盡致。王戰英查常說,生活中有大藝術,用藝術反哺生活,讓藝術服務生活,為群眾帶去美好的向往。

曾經幾次,賣家用早已設計好的圖紙來找他,他認為這些設計死板,不能完全體現雕塑的時代性風采,便婉言決絕,拒絕上百萬元的雕塑。他認為不能因為金錢去糟蹋藝術。

一念執著 時光里追尋藝術生命

隨時年齡的增長,王戰英開始用藝術的眼光來看當時所處的時代。他認為,藝術創作中最重要的是對現實的關懷,于是決定撿拾起來,對自己的民族、生活的時代、個人的情感負起藝術的責任來。為進一步繁榮和推動寶雞雕塑藝術的發展,團結寶雞市雕塑藝術工作者,做好藝術創作和社會服務工作,2010年5月7日,由王戰英牽頭正式成立寶雞市雕塑學會。寶雞市雕塑學會在寶雞美術家協會的領導下,主要從事雕塑藝術創作和學術性的研究工作;受美協委托,參與和指導社會性的雕塑活動。學會于2012年7月12日舉辦《“仰韶文明在寶雞——北首嶺人”主題文化暨寶雞市雕塑學會第一屆作品展》展出作品18件。

王戰英的作品將高貴與清新的純樸集中在人物形象上,賦予樸素以尊嚴、賦予平淡以華麗,賦予優美以厚重,賦予萬物以靈氣。王戰英的愛人說:嫁給藝術家,一切都是未知,接受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種生活方式。王戰英的愛人李悅是一位了解藝術,可以欣賞藝術的知己,作為人生伴侶,她對生活的熱情,踏實勤勞,是王戰英藝術創作生涯堅實的的堡壘。在一起的30年讓李悅對生活和藝術的關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她常常會對王戰英的構圖、題材提出自己的意見。李悅說:“我們彼此信任、欣賞。”如果把戀愛比作風花雪月浪漫小夜曲,那婚姻就是鍋碗瓢盆命運交響曲,演奏著最樸實的樂章,譜寫著平凡卻醉人的溫馨曲調。

列夫·托爾斯泰曾說,“藝術不是技藝,它是藝術家體驗了的感情的傳達。”如今,王戰英以自己的不懈努力和藝術反思不斷在探索創作,將更多的美好帶給大眾。若干年后,當其它事務已經化為泥土間的化石或古墓里的石像時,它依舊靜靜地守候在那里,陪伴你詩意的棲居。

責編:LING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