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風箏大師張天偉:跨越百年的傳承 他讓風箏有了生命

王江黎 李安定   2019-04-26 17:23    西安晚報    人氣 ·     

張天偉

秦始皇銅車馬及秦俑軍陣動態風箏

機械設計出身的張天偉,帶著對古老技藝精粹的傳承,在全國首次將機械傳動與古老的風箏制作相結合,把傳統的平面靜態風箏創新發展為立體動態風箏。

動態風箏現已成為具有西安地方特色的又一風箏流派。81歲的張天偉,是陜西省一級工藝美術大師,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張氏動態風箏”傳承人。

和風箏的緣分跨越整個世紀

張天偉和風箏的緣分跨越了一整個世紀。聽老人講起和風箏的結緣,就像是順著風箏線穿越回了上世紀的老西安。

那個時候,張家還是西安有名的大戶。祖父張兆機人稱“張百萬”,父親張煥江多才多藝,樂器繪畫攝影樣樣精通,在西安風箏界里也非常有名。

“聽老一輩人講,父親做的風箏,中間立柱要用10多米長的整根毛竹。風箏豎起來靠在墻上還高出大半截,風箏從大門根本出不去,出門要從房頂上架著梯子出去。

“祖父喜愛風箏,父親擅長制作傳統風箏、社火道具。我也算成長于風箏世家。受家人熏陶,自然也就對風箏制作愛得不行。”張天偉的童年時期是在開通巷老宅院里度過的,家境優越,從小就喜歡鼓搗機械,拆卸鐘表,這也為他后期將機械制作融入傳統風箏打下了基礎。

1953年春節,剛上高中的張天偉協助父親張煥江幫群眾畫社火“鷸蚌相爭”,“看著做好的仙鶴,我當時就在想將來有沒有可能做一只能在天上轉脖子、張嘴,還會叫的‘活’仙鶴。”

張天偉并不滿足于傳統的風箏技藝。12歲時,在圖書館讀到對風箏藝人“天津魏”的作品介紹,其中“公雞斗架”風箏的描述給了張天偉很多啟發,“我能不能只用一根主線,就能實現公雞斗架?”

動態風箏的“種子”就此在張天偉心里萌了芽。他說,“我這個人,一輩子總想做點新的、不一樣的東西。動態風箏是我心里從小就有的一個夢。”

讓風箏從平面走向動態

上世紀六十年代,許多民間藝術品曾被視為“封資修”。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沉寂已久的風箏悄然興起。1984年,首屆濰坊國際風箏節正式拉開帷幕。此時的張天偉已經是西安互感器廠的一名工人。聽到這個消息他動了心,覺得自己應發揮才能,使這一有著悠久歷史的民間藝術發揚光大。

1986年,第一屆全國風箏邀請賽與第三屆濰坊國際風箏會同時在濰坊市舉辦。張天偉帶著紀念父親的立體燈籠風箏第一次參加了風箏節,并為陜西奪得唯一一個銀牌。這次比賽也讓張天偉開了眼界, “各式各樣的風箏一個比一個做得好,但都是靜態風箏,我當時就想‘怎樣做才能讓風箏動起來呢?’”

張天偉在從濰坊回來的路上就開始畫草圖,率先開始了動態風箏制作的探索。1988年張天偉做出了第一個動態龍風箏。這個風箏以風為動力,將風輪、齒輪、曲軸、連桿、滑槽、搖臂等機械傳動裝置與竹扎紙糊的傳統手藝巧妙結合。能動會叫的動態龍風箏剛一問世,技驚四座,后來被加拿大友人收藏,還被印制在加拿大郵票上公開發行。

如今動態龍風箏已被張天偉更新到第四代,“最開始風輪設計在龍鰓,不美觀,后來改成嘴里含珠、珠轉傳動,但都說‘二龍戲珠’,這樣的設計也不合常理,于是又把風輪藏進龍頭……”匠心所在,唯精益求精。龍的動作也從最初的3個增加到9個,眼皮、眉毛、耳朵、胡須等皆變動態,第四代龍頭里的機械構造,如手表零件般細密復雜,卻又精確運轉、渾然一體。

傳統風箏制作講究“扎、 糊、 繪、放”。而張天偉在全國首次將機械傳動與古老的風箏制作相結合,把傳統的平面靜態風箏創新發展為立體態風箏。所謂“動態風箏”,就是在傳統的風箏基礎上增加了風力機械傳動裝置,以自然力為動力,經齒輪等巧妙機構帶動風箏上某些部位變化活動,提高了風箏自身的觀賞性和趣味性,現已成為具有西安地方特色的又一風箏流派。

在此之后,張天偉潛心研究、不斷嘗試創新,轉脖張嘴會鳴叫的仙鶴,活靈活現、喜怒無常的“七品芝麻官”,滑稽有趣的“卓別林”,詼諧搞怪的“豬八戒背媳婦”……每一件風箏的動態各不相同,“引擎”構造也截然不同。從1986年至今,張天偉代表省市參加數十屆國際國內風箏大賽30余年,足跡遍布祖國各地,并先后榮獲各類大獎近百項。他也從一名懵懂的愛好者變為了一位名揚中外的風箏巨匠。

翱翔天際的愛國情懷

張天偉的風箏題材多與傳統歷史文化有關。他的風箏受到大家喜愛,不僅僅是技藝的精湛和技術的革新,更融入了時代主題,傾注著濃濃的愛國情懷和民族化的符號。

秦始皇銅車馬及秦俑軍陣動態風箏,無疑是張天偉的代表作之一。歷時8個月制成、曾在上海世博會展出。風箏以竹扎銅車馬為先導,銅車馬用了920根竹篾、有3000多個綁扎點,不僅造型精巧,駟馬經機械傳動還可昂首擺尾、奮蹄奔騰,駕車人亦可揮臂驅馳、睥睨四方,而整個銅車馬重量控制在500克;其后為秦俑軍陣,共8個方陣,每方陣6排、每排4人、總計192個秦俑,風吹軍陣產生的升力將銅車馬帶上高空,總長40米的風箏一飛沖天,蔚為壯觀,逼真再現了秦始皇一統天下的雄姿,在國內外引起巨大反響。

2008年為慶祝北京奧運會成功舉辦,張天偉還制作了“秦始皇萬里長城”風箏。頭戴珠冠、腰插寶劍的“秦始皇”,在風力作用下會左右轉頭,揮動右臂。在其身后氣勢恢宏的萬里長城風箏,由山海關、居庸關、娘子關、平型關、雁門關、嘉峪關等六個關隘,15座烽火臺,187個城垛,總計208只風箏組成,升起后宛若一條巨龍翱翔于祖國藍天。

2009年,為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慶,張天偉又特意制作了一條直徑60厘米、全長60米,龍身由60面國徽組成的“中華巨龍”。該風箏在全國首次采用了“聲光電”技術,龍頭不僅下巴可以開合,舌可伸縮,眉毛也可豎起落下,雙眼可轉動并放射光芒,還能在高空循環播放《歌唱祖國》等歌曲。

“不同的作品里,寄托了我很多不同的情感,這也讓我的風箏有血有肉有靈魂。”張天偉說,自己不愿做簡單重復的作品,那些和出自工廠、以謀利為手段的冰冷商品無異。”

他是“工匠精神”的最好詮釋

動態風箏非常考驗匠人的技藝。風箏龍頭的方寸之間,既要各式材質的機械部件靈活運轉、協調如一,又要結實可靠經得住高空風疾的考驗。“比如在竹篾上打孔讓曲軸穿過,曲軸1.5毫米,那竹篾上的孔就得拿1.55毫米的鉆來打,打緊了曲軸就轉不動,打松了則會消耗動力,這0.05毫米的拿捏,靠的是幾十年機械師手活兒的經驗。”張天偉說。

熟悉他的人都說,張天偉就是“工匠精神”的最好詮釋。從11歲接觸風箏開始,70年來,張天偉沉著堅持、精益求精,對風箏的要求就是要做到極致,不做重樣的風箏,下一個永遠比上一個更好,“我這一輩子沒有其他愛好,就是愛風箏。”

單純從技法流傳而言,張天偉說他一點兒不保守,“我的風箏設計圖從不保密,拿給別人也仿不出來。”為了讓動態風箏走得更遠,張天偉在制作風箏的同時還會將制作步驟和圖案記錄下來集結成冊。除此之外,張天偉還收了徒弟,傳授技藝的同時也從年輕人那里學新東西。這個徒弟留過學,能將動態風箏的骨架模型精確地還原在電腦上。“她想找更好更輕的碳纖維材料代替傳統的竹條作風箏骨架,希望借助‘樂高’的形式推廣動態風箏,讓動態風箏走向更多人。我很贊賞。”

從平面風箏到動態風箏,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如今,81歲的張天偉依舊每天尋找創意,堅持做風箏。張天偉說,“任何老手藝的傳承都不僅僅是技藝的照搬,這是一種狹隘的文化傳承。加入創意和創造力,才能讓這些中華技藝走得更遠更久。” 

非遺挖掘者說傳承

祖孫三代同一個飛天夢

“這是最好的傳承”

一百年才出一個張天偉,特殊的人生經歷造就了他。張天偉一輩子做風箏,雖然家族后代沒人從事風箏技藝,但他的兒子從事直升機設計,孫子從事無人機設計。而風箏就是中國人發明的最古老的飛行器。祖孫三代,同一個飛天夢。你能說他沒有傳承人嗎?

用畢生追尋新作品和新嘗試,用一顆匠心打磨作品,這是一個手藝人的堅守,也是對傳統文化的信仰。

—— 王智(西安市非遺保護中心副主任)

責編:Y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