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北說書:三弦彈響北國韻 甩板奏出黃土情

趙晨   2019-03-28 12:22    陜西日報    人氣 ·     

現如今,榆林市橫山區涌現出孫占東(左一)、白云飛(左二)、熊竹英(左三)等一批優秀的說書藝人。

說書藝人熊竹英向榆林市橫山區第三小學的學生傳授說書技藝。

說書藝人白云飛為觀眾表演《刮大風》。

榆林市橫山區的說書藝人。

說書藝人在小腿綁的甩板是重要的伴奏樂器。 

說書藝人在榆林市橫山區南街廣場為群眾表演。 

3月5日12時剛過,孫占東便帶著他的三弦,趕到了榆林市橫山區南街廣場。在剛剛搭好的流動舞臺上,換衣、調音、綁甩板,這些準備工作對每年都要進行200多場表演、見慣了大場面的孫占東來說早已駕輕就熟。然而,那天這場小小的惠民演出卻還是讓他心潮澎湃。

“這是今年2月2日文化和旅游部正式將榆林市橫山區(陜北說書)命名為2018—2020年度‘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后,我第一次登臺演出,心里難免激動,我為我們陜北說書能有今天的發展和成就感到高興。”孫占東說。

一曲《刮大風》過后,臺下響起陣陣掌聲,觀眾們臉上洋溢著喜悅。陜北說書,這一吸收了眉戶、秦腔以及道情、信天游等曲調的傳統曲藝說書形式,依舊在陜北的黃土地上散發著蓬勃生機。

源自民間的“盲人”說書

談起“說書”,可謂源遠流長。漢代劉向所著《烈女傳》中第一次出現了類似“說書”表演的文字記載,其中講述了古代婦女懷孕期間,為使孩子生下后“形容端正,才德過人”,便在夜晚讓人為其誦詩、講故事。

陜北說唱活動較早記載則見于清道光年間的《榆林府志》。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榆林堡同知譚吉璁的同僚陳文道在譚府聽書后贊道:“劉第說傳奇,頗靡靡可聽,聞江南有柳敬亭者,以此伎遨游王公間。劉第即不能及其萬一,而韶音飛暢,殊有風情。無佛稱尊,不及江南之敬亭乎?”此后,陜北說書內容逐漸豐富,在形式上也有了重大改進,其演唱風格更加貼近本土特色,內容上集中表現本土文化,語言上則完全采用陜北方言。到了清末,陜北說書已開始普遍流行。

陜北說書的唱詞通俗流暢,有濃郁的地方特色,除了藝人們特有的開場白或特定的唱詞外,幾乎不加任何限制,可以由藝人任意發揮。好的民間藝人,在唱詞中大量引用陜北民歌、陜北秧歌劇、陜北碗碗腔,甚至蒲劇、晉劇、京劇的曲調,陜北說書可說是熔各種唱腔于一爐,加以冶煉,形成的一種別具一格的藝術。

到了1942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對陜北說書的發展產生重大影響。不久,陜甘寧邊區文協成立了說書組,之后又成立了陜北說書改進會,并在延安、榆林等地陸續舉辦了8期培訓班。當時,陜北解放區有盲藝人480多人。陜北說書改進會不僅對《刀槍記》《還魂記》《花柳記》等50多個傳統書目進行了改編,還組織創作了《劉巧兒團圓》《黑白分明》等一批反映現實生活的書目。

“早些時候,陜北說書大多是由窮苦盲人運用陜北的民歌小調演唱一些傳說、故事,后又經過長期實踐,逐步成為說唱、表演長篇故事的說書形式。”盲人藝人孫占東向記者回憶他的師傅曾經講過的故事,“我的其中一位師傅也是盲人,聽他說,過去說書這個行當是只有盲人才能從事的。那時候生活比較艱苦,說書成了大多數盲人謀生的唯一手段,明眼人被禁止從事說書成為圈子里不成文的規定。直到20世紀70年代,陜北個別地方才出現了少量明眼藝人。”

孫占東說:“1949年以后,陜北說書受到了政府的重視,陜北許多縣成立了‘盲人說書隊’。說書的內容也在過去神話故事、民間傳說、歷史演義、綠林好漢、才子佳人等基礎上,增加了許多具有時代特色的內容,創作出了如《王貴與李香香》《白毛女》等作品。時至今日,在陜北每逢過廟會、祭祖、過生日、孩子過滿月或喜慶佳節依然都會請說書藝人前來助興。說書藝人們手彈三弦,腿綁甩板,也有的擊鼓打板,另一人彈弦相輔。還有的三五人組成一隊,有男有女,有唱有說,配上現代器樂,走村串戶。華燈初上時,村民們便相聚而來,圍在說書人周圍,三弦撥動,鼓聲咚咚,方言開篇,唱詞娓娓吟來,整個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融合創新的北國韻律

說起陜北說書,韓起祥是一個不得不提的名字。現在,活躍在陜北說書界的許多藝人的師傅都曾師從韓起祥。甚至很多人認為,如果沒有韓起祥,就沒有陜北說書今天的發展。

“韓起祥的說書具有鮮明的時代氣息和民間藝術特點,不僅改革了說書的音樂伴奏,增加了梆子、刷板等樂器,還創造性地把其他許多劇種的曲調融于說書之中,使這一藝術形式更加豐滿。”橫山區曲藝家協會主席曹振鵬說,“不僅如此,韓起祥還第一次打破了女子不能說書的舊俗,培養出了多名女性弟子。”

出生于1915年的韓起祥,3歲時因天花導致雙目失明,13歲時他開始拜師學習陜北說書。3年后,學成的韓起祥開始走鄉串戶進行表演。1935年,韓起祥到達延安,走上了以說書為人民服務的道路。他將說書投入到革命斗爭中,起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果,被毛澤東稱為“三弦戰士”。

從橫山城區驅車向東行駛60多公里,便到了韓起祥的故鄉黨岔鎮。如今的黨岔鎮,走村串巷的說書藝人早已無跡可尋,然而,一座嶄新的韓起祥紀念館卻向所有人訴說著韓起祥與陜北說書的故事。

“我常常這樣比喻,三弦就是機關槍,唱詞就是子彈,編書就是造子彈的工廠。書編出來了,就算是有貨了;有貨就要賣,賣的主要出路,就是為群眾演唱,讓群眾檢驗你的作品。”展館內的這一段文字,讓每一個人更加清晰、更加深入地了解韓起祥。一幅幅圖片,也將所有人的思緒勾回到那個時代:韓起祥帶著一把三弦,踏遍陜北的各個村莊。

周恩來總理曾在全國第一屆文代會上對韓起祥說:“你一個人、一把三弦,走遍了陜北的山山水水,把黨的溫暖送到群眾的炕頭上,這個方向很好啊!”

“韓起祥說書的最大特點就是好多語言都是從群眾中來的,顯得十分親切、動人,很有生活氣息。”黨岔鎮鎮長張海娥指著紀念館內展板上的內容說,“韓起祥過去常說,‘陜北說書有它的獨特風格,但也不能墨守成規,一定要在批判繼承的基礎上加以改革,才能使這一古老的藝術形式開放出新的花朵。’他用實際行動踐行了‘沒有生活就沒有藝術’這一道理。”

在韓起祥等民間藝人的改革下,陜北說書的表現形式也發生了較大變化。最初,陜北說書的演唱形式是由藝人手持三弦邊說邊唱,說唱相間,一些短故事可以一唱到底,不說一句,也可以一說到底,不唱一句。后來,韓起祥開辟了一人可同時操多種樂器伴奏的新形式,包括大三弦或琵琶、梆子、甩板、小鑼或鈸,后來揚琴也加入伴奏行列。陜北說書藝人懷抱三弦或陜北曲項琵琶,腿綁甩板,手指彈,腳板打。也有的說書人擊鼓打板,另一人彈弦相輔。藝人邊說邊唱、說唱結合、一口百腔、音調百聲,旋律時而高亢、豪放,時而低沉、哭泣。人數與樂器的改變,更加拓寬了陜北說書的表現領域,同時也對書中人物的刻畫和環境、氣氛的渲染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而到了20世紀80年代,由于陜北說書的流傳范圍較廣,加上地理環境、生活習俗、方言語音、師承關系等影響,陜北說書更是形成了多種說唱風格。以韓起祥為代表的一派,聲調沉實,強調唱情,吐字清晰,行腔平穩流暢,襯詞用得較少;以石維君等人為代表的一派,聲音渾厚,講究激情,方言襯詞用得較多,曲調旋律跳動活躍,善于表演唱腔多而道白少的書目;而以張俊功等人為代表的一派,說唱講究聲音明亮,吐字清麗,善于吸收和運用新手法,并且注重以形體和聲音模仿書中人物,且因唱腔曲調借鑒了“迷胡”即陜西曲子等的抒情元素,唱來煽情感人,有“迷胡味”,被群眾稱為“迷花派”。

新時代的藝術瑰寶

改革開放以來,文化藝術多元化發展,民族文化也面臨外來文化的沖擊。在這種背景下,緣何陜北說書沒有因此衰敗反而愈加興盛起來?在橫山區的采訪過程中,記者找到了答案。

3月6日,走進橫山區第三小學的音樂教室中,10多名孩子正手拿三弦,認真地跟著老師熊竹英的節奏,一邊彈,一邊唱。“這幾個孩子非常有天賦,最主要的是他們喜歡陜北說書,學得很認真。”熊竹英說。熊竹英是橫山區著名的說書藝人,每隔一段時間,他都要來學校教孩子們陜北說書,而當天正好是新學期開學后的第一次陜北說書社團活動。“只要不在外地演出,我就會來教孩子們,我非常希望有更多的孩子愿意學習陜北說書,將來能夠將陜北說書繼續發揚傳承下去。”

從2017年開始,為了培養出一批文化水平高、表演力強、具有可塑性的新生代陜北說書藝人,橫山區開始讓陜北說書走進校園,從基礎抓起,從娃娃抓起。“我們主要是通過社團活動的形式,讓喜歡陜北說書的孩子們能夠接受最專業的培訓。每周我們都會邀請區曲藝家協會的會員們來學校現場教學,最多的一期有30多個孩子參加。”橫山區文化館副館長謝飛告訴記者。

不僅如此,橫山區還不斷加大在政策和資金等方面的支持,將橫山區曲藝家協會建設成“橫山說書藝人之家”,把全區的說書藝人團結和凝聚在一起,形成合力,并肩作戰,打造品牌。

“在陜北,說書早已深深根植在了群眾之中,成為人們非常喜愛的一種藝術形式,聽陜北說書已經成為陜北人不可割舍的情懷和幾代人的藝術享受。”陜北說書藝人白云飛說。

正是這種不曾消逝的情懷和近年來橫山區下大力氣挖掘本土歷史文化積淀,精心打造陜北說書這張地方特色文化名片,促使橫山的陜北說書發展前景越來越好。目前,橫山共有說書民間演出團隊35個,說書藝人近200名,其中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10名,陜西省曲藝家協會會員28名,陜西省曲藝家協會理事2名,省級說書傳承人1名,建成橫山說書傳習所12個。陜北各縣(市、區)都有民間的說書班社,總計藝人達千人以上,許多年輕人也加入了說書的隊伍。2018年3月2日,來自橫山區的說書郎和江蘇省蘇州市的琵琶妹聯袂表演的曲藝說唱《看今朝》還登上了央視元宵晚會。該節目不僅讓兩種藝術形式在碰撞中相互交融,更表現出了在精準扶貧政策下,揚州、榆林協作帶給榆林脫貧攻堅的新變化。

現如今,橫山區還順應新時代新形勢要求,堅持藝術來源于生活,文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不斷與時俱進,組織陜北說書藝人深入村組農戶、田間地頭,通過陜北說書的方式為鄉村振興加油,為脫貧攻堅、掃黑除惡等工作助威。

“目前,我們計劃把陜北說書藝人創作出的許多優秀作品和表演技法下大力氣整理出版,切實加強對陜北說書的傳承與保護。”橫山區文體廣電旅游局副局長武正宏說,“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們還將繼續加強橫山說書劇本、表演形式等全方位的創新,在繼承廣場表演這種形式的同時,適應舞臺化的表演形式。我們要緊緊依托協會組織,成立演出公司,樹立品牌形象,抱團作戰,對外推出,爭取將陜北說書‘說紅’全國各地。”

責編:Y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