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陽民歌:秦巴深處傳妙音 漢江沿岸秀風情

紫陽故事   2019-03-16 11:47    陜西宣傳網    人氣 ·     

“三月三哪,上茶山喲依兒呦,姐妹采茶呀心喜歡哪,喲依兒喲,山山飄清香,處處好茶園”“姐家門前一樹槐,手把槐樹望郎來,娘問女兒望什么,我望槐花兒幾時開”……行走在紫陽初春的茶園里,悠揚婉轉的歌聲時不時就會傳到你的耳畔,讓人瞬間沉醉其中。

漢江中游,巴山北麓,地處陜西南部的紫陽縣,自古以來便是有名的茶葉之鄉與民歌之鄉。來到美麗的山城紫陽,行走在古樸的石板街道,總有當地居民哼唱著民歌小調,緩緩走過你的身旁。不需請教誰,你便知這歌聲只屬于秦巴山水。

64006a419a411df3fb0d5c.jpg

傳唱

傳出勞動人民的心聲

早已過耳順之年的權春國對紫陽民歌的愛在當地是出了名的。他成長于漢江之畔,有關自己童年的記憶,近乎全都跟水有關。小時候跟隨父輩坐于船頭,聽兩岸山上和自家船上的歌聲,紫陽民歌的元素早已融入他的身心。權春國后來的從業經歷,也大多和紫陽文化有關,包括現在,他仍擔任紫陽縣民歌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一職。

“紫陽人愛唱民歌,是浸淫在骨子里的深情熱愛,只要一唱起民歌渾身就來勁,心中升騰起對美好幸福生活的憧憬。”權春國說。在勞作中滋生文化,在生活中衍生文化。山里人唱山歌是與勞動生活緊密相關的。紫陽有句俗話叫“一天不唱喉嚨癢,兩天不唱心發慌。”正如小調《歌聲是心聲》中唱的:“民歌本姓民,唱的是大眾情。不唱不快活,唱起來看言行,歌聲是心聲。”

紫陽民歌的源頭在哪里?因地域的封閉,紫陽民歌發掘較晚,已無從考據,但漢水文化在中華文化的歷史長河中從未斷裂。濃郁的地域文化與南北遷徙移民交融,形成北地南腔、南北融匯的民歌文化特點,衍生出勞動號子、山歌、小調、花鼓詞、風俗歌等品類豐富的原生態民歌。歌曲創作手法別具一格,歌名多以內容定,句式長短不拘,曲譜口傳心授。紫陽民歌在傳承中因地域文化、方言方音、表達內容不同,形成了“同源流民歌”。

20世紀50年代,紫陽民歌被省上的專家學者發現后,迅速紅遍陜西,成為歷次全省群眾文藝調演的精品節目,并多次獲獎。20世紀60年代,紫陽文藝工作者運用紫陽民歌首創了紫陽民歌劇這一新興劇種,紫陽民歌劇被列入《中國戲曲曲藝詞典》。1975年,陜西省群眾音樂活動經驗交流會在紫陽召開,紫陽民歌成為全省民間藝術的一個典范。20世紀80年代初,紫陽文藝工作者大規模采風,采錄到紫陽民歌及民間故事傳說數千件,整理后編印民歌10冊800余首、故事傳說5冊。2002年10月,紫陽縣被原省文化廳命名為“陜西省民歌之鄉”,被省音樂家協會確定為“陜西省民歌創新基地”。2003年3月,紫陽縣被原文化部授予“中國民間藝術之鄉”(民歌)的稱號。2006年,紫陽民歌被列入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紫陽縣委書記趙立根說,紫陽民歌根植于紫陽人民生活,滋養著紫陽人民心靈,銘刻著紫陽兒女追求幸福、向往美好的奮斗歷程,記錄了一方山水的故事、文化和生活,是紫陽人民在長期的勞動中創造出來的藝術瑰寶。

傳承

傳出地域文化的精神

時隔多年之后,黃杰依然覺得,如果當初沒有學習紫陽民歌,他也許現在還只是一名普通的“新生代農民工”。2009年,15歲的黃杰開始了外出打工生涯,當時他給自己的規劃是賺錢、修房、娶媳婦。

“當年年底,我的中學老師給我打電話,說縣上要舉辦民歌大賽,讓我回來試一下。我當時想,反正回來玩也是玩,就抱著試一下的心態報名參加了,結果還不錯,拿了青少年組的一等獎。”黃杰說。

獲獎出乎黃杰的意料,更讓他想不到的是,他優秀的嗓音條件引起了紫陽民歌手夏清華老師的注意。夏清華送他去專業學校學習民歌,并一字一句地親自指導。

“一開始確實不太喜歡民歌那種調式,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好,民歌修飾音特別多,上下起伏得厲害,不斷練習是最好的技巧。”學有所成之后,黃杰成為紫陽縣民歌傳播文化有限公司的一名職工,開始了自己的民歌演唱之路。去年10月,在陜西省首屆農歌大賽上,黃杰演唱的紫陽民歌《送飯調》贏得現場陣陣掌聲,最終順利晉級前十,榮獲大賽“十佳歌手”稱號。

黃杰的經歷是紫陽縣保護和傳承紫陽民歌的縮影。近年來,紫陽縣把紫陽民歌作為文化建設的“重頭戲”,開展了民歌進機關、進學校、進社區、進農村、進企業的“五進”活動,編制了紫陽民歌學習教材,讓廣大青少年從小就接觸紫陽民歌。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權春國和夏清華等人成立了紫陽縣民歌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通過舉辦培訓班、發掘傳承人等方式為紫陽民歌培養后備力量。包括黃杰在內的眾多歌手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被發掘的。

“很多外地人一提到陜西,首先想到的是陜北民歌信天游或者關中秦腔。所以作為年輕一代,我們有責任將陜南民歌發揚光大,一代代地傳承下去,讓更多的人知道紫陽民歌、愛上紫陽民歌。我們不光是要唱出陜南,更要唱出陜西乃至全國,讓人們了解到咱們陜西不光有信天游和秦腔,也有陜南民歌。”黃杰說。

權春國也抱有同樣的想法:“為什么我們要傳承紫陽民歌,我想原因很簡單,因為它是地域文化之魂。當提起劉三姐時,我們便想到廣西;一提起黃梅戲,我們便想到安徽。紫陽民歌,是我們這一片土地的文化標識,不管外在如何變化,我們會一直堅守和傳承下去。”

傳揚

傳出新時代的秦巴之音

曾經,隨著時代變遷,紫陽民歌一度面臨失傳的風險。現如今,越來越多的紫陽人正在重新學習祖輩流傳下來的民歌。

3月5日,在紫陽縣職教中心,記者見到了正在給學生授課的夏清華老師。近年來,紫陽的修腳產業得到了迅猛發展。截至2018年年底,全縣修腳行業從業人員達3萬余人,修腳師純收入超20億元,為縣域經濟作出了突出貢獻。夏清華的工作之一,就是在縣職教中心給前來接受培訓的學員們授課。在每輪為期12天的修腳技能培訓中,夏清華需要用3節課共計150分鐘的時間,教會學員們幾首朗朗上口的當地民歌。

“紫陽民歌是咱們紫陽最好的名片之一,我們每個人都有義務和責任傳承它。將來無論你們去哪個城市就業,我都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夠將咱們紫陽民歌唱給你的顧客,唱給你在外地的朋友,甚至是自己一個人在外打拼累了,想家了,你也可以唱給自己聽。”如此一般的開場白,盡管已經說了無數次,但飽含的卻是夏清華的殷切期望。

這樣的特色課程,讓每一位從這里走出的學員除了成為一名優秀的技師外,也成為紫陽縣“一張行走的文化名片”。伴隨著當地產業名人鄭遠元開設在全國的4000多家修腳門店,紫陽民歌越來越被外地人所認識和了解。

除了普通群眾的傳播之外,近年來紫陽民歌也不斷嘗試走“精品路線”。去年12月1日晚,由安康市演藝影視公司歷時3年傾力打造的紫陽民歌劇《鬧熱村的熱鬧事》,作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舉辦的全國優秀現實題材舞臺藝術作品展演陜西片區的開幕演出劇目,在西安易俗大劇院上演。當天的演出中,唯美大氣的舞臺呈現、優美動聽的民歌曲調、感人至深的劇情故事,贏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副研究員李小菊評論道:“《鬧熱村的熱鬧事》滿懷深情與詩意,成功地、藝術化地表現了現實農村發生的可喜變化,該劇對紫陽民歌劇藝術形式所進行的有益探索,為我們提供了在當前政府大力扶持戲曲發展的背景下,地方戲曲劇種順勢而起、借力生長的良好范例。”

 
責編:DAMEIW